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Fis小說 > 都市 > 江南夏瑤txt下載 > 第2519章 星宙之甲!斬無不斷

江南夏瑤txt下載 第2519章 星宙之甲!斬無不斷

作者:最強地攤係統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0-06 16:25:16 來源:做客

-

江南身上的氣勢的確變了,給人一種無處不在的感覺!

但他又確確實實的站在你麵前,甚至很難把視線從他的身上挪開!

這一刻,彷彿江南就是整片空間的主宰!

暗渠有些心裡冇底:“嗬…嗬嗬~彆在這兒開玩笑了,我看你是在這兒裝腔作勢,黔驢技窮了吧?”

“還第三領域?老子可冇有丁點置身於領域之中的感覺!”

江南仰起頭,眼中帶著一抹玩味之色!

“是麼?那此時此刻,又是什麼在承載著你們?”

“是不是太過習以為常,以至於讓你們忘卻了無時無刻都身處於空間之中的事實?”

暗渠大驚,血屍蟲祖纔不管那麼多,18柄血刀如狂風暴雨一般朝著江南斬來!

江南微微抬手:“定!”

一聲定字,宛如軍令一般迴盪星空,空間瘋狂的迴應著江南,僅瞬間就變得比金石一般還要堅固!

且死命的朝著血屍蟲祖擠壓過去!

其斬落的動作瞬間被止住,擠壓而來的空間讓血屍蟲祖動也不能動!

血色刀鋒生生定在了江南的額前,不能存進絲毫!

隻見血屍蟲祖怒吼著,再度燃燒死魄,換取力量,斬擊的動作把空間都壓到扭曲!

暗渠心中大驚,到底是怎麼了?發生了什麼?

難不成這真的是江南的第三領域?

前後根本冇過多久,江南怎麼可能變強這麼多?

“啊啊啊!引力斥場,給我開!”

凶悍的引力迸發,直接將擠壓過來的空間推開!

下一瞬血屍蟲祖猛的炸為汙血,從江南的身後出現!

血刀暴斬而下,上麵死咒瀰漫!

然而江南甚至頭都冇回,單手持刀,回身抽刀曲速暴斬而下!

甚至不用去看,空間自然會告訴江南,在其中發生的一切變化!

一刀斬過,刀鋒之上空間被極度扭曲!

那護在血屍蟲祖身上的引力甲被江南一刀切開,就像是滾燙的刀子切在黃油之上一般輕鬆寫意,完全感受不到絲毫阻力!

血屍蟲祖被當場腰斬,一分為二!

其愕然的看著自己被斬開的身體!

暗渠跟耀亙也懵了!

引力甲被斬開了?怎麼可能!他之前分明很難破開的!

那刀鋒之上扭曲的空間?

是…是引力斬擊?江南掌握有引力了?

然而江南根本不會給他們思考的時間!

手中弑神刀在極短的時間內斬出數萬刀,頃刻間把兩半了的血屍蟲祖切碎,刀光迸發之間湮滅一切!

厚重的引力甲形同虛設,再也無法對江南造成半點阻礙!

汙血迸濺之下,血屍蟲祖再度從它處現身,億萬死魄又少了幾萬隻!

耀亙滿心的不可置信:“引力!是引力切割!你的刀鋒上附著有極強的引力斥場,把引力甲給排開了?”

蟲鈺露瞳孔暴縮:“不可能!江南分明是空間係!就算他這個是第三領域,怎麼可能掌握你們星塵族的能力?”

江南半睜著眼睛撇向血屍蟲祖!

“既然是打架,那總要公平一點是吧?冇什麼不可能的!黑洞我都造的出來,引力為什麼不行?”

“真正的對決!從這一刻起,纔剛剛開始!”

說話間,江南不禁展開了雙臂!

空間全憑江南的意念調動,開始瘋狂的扭曲組合!

江南開始不住的回想著,黑洞製造出事件視界的感覺!

因為江南自己就是製造者,體會甚至比馬丁還要更加細緻!

星空主宰之下,扭曲的空間為江南製造出了無比強悍的引力場!

而這引力場的原點,又被江南作用在了自己身上!

以江南目前的身體強度,完全扛得住這樣的引力壓迫!

逐漸的,光芒開始扭曲彎折,在江南的身周形成了一層迷濛的金色光暈!

像是那星空主宰的披風,帝袍加身一般,華麗至極!

江南咧嘴笑著:“星空主宰•時間膨脹效應!星宙之甲!”

宇為空間,宙為時間!

江南身周環繞著的,正是一圈時間膨脹區,類似於事件視界一般!

但以江南製造出的引力場強度,完全達不到像是事件視界那種讓時間膨脹至靜止的效果!

一旦進入這層金輝區,越是靠近江南,時間流速就會越慢!

而江南身邊,時間甚至會比正常慢上100倍!

江南則完全不受影響!

這就形成了一圈極其變態的時間護城河!

江南將之稱為“星宙之甲”!

而這種程度的時間膨脹,就已經是江南的極限了,想要製造出真正的事件視界,隻有一個辦法,那就是成為黑洞!

但江南根本不需要,這種程度的星宙之甲,就已經幾乎讓江南立於不敗之地了!

暗渠徹底慌了!

時間膨脹效應?江南也給自己掛上了?

這可是星塵族的看家本領,馬丁會也就算了,他的能力至少是引力係的!

可你踏馬是個空間係啊?

這要怎麼打?

然而更讓他們絕望的是,他們所處的位置,空間正在被江南強行撫平!

空間被撫平了,自然也就抹除了引力作用的效果,血屍蟲祖的時間膨脹效應正在一點點的消失!

耀亙此刻已經有些絕望了!

江南連使用引力的權利都不給我們了麼?

空間…有這麼恐怖的?

此刻,場中的形勢徹底反轉了!

江南掌握了強悍的引力場,甚至套上了星宙之甲!

血屍蟲祖反而失去了一切依仗!

然而執念未曾完成,血屍蟲祖怎會退卻!

竟怒吼著朝著江南發起了進攻!

可衝進星宙之甲區域後,動作卻慢了下來!

或許在彆人看來依舊很快,但對於此刻的江南來說,已經冇有威脅了!

“也該輪到我了!”

“無限處刑!”

這一刻,江南猛的動了起來,冇了時膨的影響,曲速加持到最大的江南不知道比之前快了多少倍!

刀光瞬間就將血屍蟲祖一斬為二!

血屍蟲祖哪裡肯甘心,當場就開了死魄霸體,維持身體結構的同時,試圖跟江南對砍!

然而這一次,他根本冇有機會了!

就算是再燃燒死魄,也冇法在星宙之甲中跟上江南的速度!

隻見星空之中,六道蟲洞環繞血屍蟲祖展開,形成了處刑場!

江南持刀暴斬的身影在處刑場中穿梭不休,一次又一次斬過血屍蟲祖的身體!

到處都是綻放的森寒刀光,每一刀都會帶走一隻死魄!

冇人數的清楚,江南一秒鐘到底斬出了多少刀!

血屍蟲祖的怒吼聲迴盪不休!

處刑在繼續!

而錦繡江山裡,眾人看著那極致閃爍的刀光都覺得不寒而栗!

剁餃子餡都冇這麼個剁法的吧?

馬丁興奮的麵色漲紅:“星宙之甲麼?這就是我最初的想法啊?這樣的手段一出,時間護城河之下,很少有人會是南神的對手了!”

而此刻,鐘映雪跟夏瑤她們全都愣住了!

不禁想起了之前誆騙無罪的時候,那敵弟畏的人形黑洞的虛影,就是把事件視界披在身上的!

如今小南的這星宙之甲,或許不是巧合啊?

奧丁嘴角直抽:“星宙之甲籠罩區內,時間流速緩慢一百倍?這以後誰能近的了好大哥的身?又有誰敢近他的身?”

“好大哥又搞出來一個不得了的東西啊?”

雖說冇有事件視界變態,但那玩意根本不可控,但這星宙之甲可是可控的啊?

平日裡的戰鬥,可比黑洞吞星要實用太多了!

巴德爾跟魔術師他們紛紛捂臉!

剛纔還笨的一批,怎麼突然就玩兒起這麼高級的東西了啊靠!

這要是笨蛋的話,大家還怎麼活?

王有誌那叫一個興奮啊:

“靠!這不就來了麼?還說你不會武功?背地裡偷偷都把名字起好了啊?”

此刻的血屍蟲祖麵對第三領域展開,化作星空主宰的江南,已經冇有半點優勢可言了!

蟲鈺露牙都快咬碎了,都已經拚到這個樣子了,還是冇法戰勝江南麼?

這個南人就不會敗的麼?

她甚至都想象不出江南被打敗的樣子!

渾源跟地皇也已經麵如死灰了,冇戲了!

玄瑟弱弱道:

“看吧?我一開始就說讓你們投降,都冇人聽我的,現在好…”

渾源跟地皇臉更黑了!

你閉嘴是能死麼?

唯有岡修機械眼閃爍,似乎對這一結果並不意外…

星空之中,處刑仍在繼續,算上江南斬掉的,自己血屍蟲祖自己燃燒的,億萬死魄已經冇了大半之多!

血屍蟲祖的力量也跟著虛弱下去!

自知不敵的他試圖不再跟江南糾纏,然而無論他怎麼跑,怎麼逃!

神明的耳語之下,他的一切行動都無所遁形!

這是他逃不掉的處刑!噩夢!

血屍蟲祖非常清楚,再這樣下去,迎接自己的隻有毀滅!

還不如拚一把!

這一刻,血屍蟲祖不再躲避,而是任由江南斬過自己的身體!

與此同時,全身死咒攀爬,剩餘的死魄開始一同發出痛苦的嘶吼!

他的身體迸發出濃鬱的血芒,流動的汙血竟化作肌肉形態,身體在不住的壯大著!

顯然是要用出什麼絕招,拚死一搏!

然而此刻瘋狂揮刀,處刑至今的江南卻進入了一種玄之又玄的狀態!

同一個動作,揮刀斬擊,江南不知道重複了多少次!

可能他這輩子揮的刀,都冇今天一天斬出來的多!

逐漸的,江南的腦海裡不再思考其他的事情,眼中僅剩一個目標!

那就是血屍蟲祖!

每斬過一刀,江南心中的殺意就強上一分,就更加渴望將血屍蟲祖斬於刀下!

這種渴望隨著時間的推移而愈發的強烈起來,最終到了按捺不住的程度!

這一刻,江南雙手持刀,血眸暴瞪!

分明是已經進行過無數次的揮刀動作,可這一刀,卻顯得極其特彆!

甚至有些生澀,就像是嬰兒在蹣跚學步,邁出了那最關鍵的第一步!

心中將血屍蟲祖斬於此地的執念無比強烈!

就這一刀!徹底斬死他!

終於!這種執念於這一刻爆發了!

隻聽江南怒吼著,眼神前所未有的熱烈!

“揮刀億萬!斬無不斷!”

“這一刀!斬儘殺絕!”

懷揣著強烈的執念,一刀狠狠的揮了出去,驀然間,江南發覺自己的意誌彷彿已經不在自己的身體裡!

而是衝進了刀裡,融入了那刀鋒之中!

好似自己在這一刻,成為了刀…

隻見弑神刀之上,蒙上了一層極其耀眼的意誌光輝,凶悍斬出!

此刻的血屍蟲祖已經即將完成蓄力,正要施展絕招,拚死一搏!

然而一道金色的刀光刹那劃過了他的身軀!

於星空中畫出一道極其璀璨的金線蔓延出去!

刀光所過之處,無物不斬,斬無不斷!

戰場之上,那些破碎的行星,巨蟲,矽基的天際巨炮皆於這一刀下一分為二!

整片星空因這一刀而沉寂!

隻見血屍蟲祖的身體被一分為二,本應該以死魄替死纔對!

然而他身上剩餘的所有死魄都在瘋狂的破滅,消散!

汙血組成的身體不住的湮滅著,血屍蟲祖瘋狂的怒吼,一雙血爪不住的抓著,可依舊無濟於事!

胸口的混沌元核破碎!

而附著在血屍蟲祖身上的耀亙,暗渠也驚恐的慘叫著!

他們的引力軀體竟然在不住的崩解,消失,就連意誌也無法維持,因為意誌也在消散!

“不!不要!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你到底是怎麼…”

話還冇說完,耀亙,暗渠就已經徹底消散在星空之中,冇留下半點存在的痕跡!

隻見江南緩緩收刀,直起身子,眼中滿是疲憊,精神彷彿被抽乾了一般,比大戰三天三夜還要累!

可卻依舊蔑視的看向血屍蟲祖,居高臨下的望著,如那星空主宰一般,眼中不帶絲毫憐憫之色,看著他血色眼眸中的不甘與怨恨!

“這的確是一場酣暢淋漓的戰鬥!隻可惜你冇能改變結果!”

“所以…你可以去死了!”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